正文卷 90 Chapter 90

  

两个小时后,伊势山。

吉普车门大开,颜兰玉披着大衣,头发凌乱地露出绷带,精疲力尽地坐在后座上喝热水。

不远处于靖忠席地而坐,周晖颐指气使地骂他:“一把年纪了做事都不动动脑子!为什么不把吴北一起拽去!为什么不在原地等待救援!一个人扛密宗掌门,你好了不起是不是?雄性激素分泌过多青春期终于来到了是不是?下次再这样休想我帮忙!别做梦当我的三女婿!”

“……”于靖忠虚弱道:“你特么闭嘴……”

伊势山灯火通明,带着探照灯的直升机缓缓降到树林上空,气流掀起巨大的呼啸。

日本警方和中国大使馆外交人员同时赶到了,双方隔着一片狼藉的伊势山展开了激烈交涉。

吴北好不容易收拾完自卫队和密宗门弟子,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装死企图蒙混过关,结果被东北洗剪吹小哥带人从死人堆中扒了出来。一群人围着二组长哭天喊地,正闹得开心时,周晖一个箭步大脚开到,瞬间只见吴北闪电般一骨碌起身,活了。

吴北被周晖拎着耳朵拽去对付日本警方,二组长全身皱巴巴的阿玛尼黑风衣,一手抄扩音喇叭,一手呼地从地上扛起单人火箭炮,沾着硝烟和血迹的帅脸异常凝重:

“咳——咳!上面的人听好了!国安六组任务清场,你们有三分钟的时间逃离,你们有三分钟的时间逃离——!”

周晖在不远处听得额角抽搐,一时竟分不出是于副更欠揍,还是二组长更讨打。

然而吴北的威胁还是管用的。二组长身为一个伤春悲秋、心黑手狠、杀人毁尸灭迹前还要感叹两句“风儿为什么这样大”的灵魂艺术家,常年在东北境内搞黑帮活动,中日边界赫赫有名。如果举不太血腥的例子,据说日本一半的盗版光碟都要走他的流通线路;血腥点的例证就更多了,什么跨省联合福建人上门追砍山口组啦;当着日本某参议员的面深情抚摸樱花树说“我想让这里的樱花来年开得更红艳”啦……

国安六个组长中,吴北在日本的知名度一骑绝尘,吊打周晖都绰绰有余。

二组组员们也没闲着,洗剪吹小哥带人摞起袖子,把密宗门弟子的尸体拣出来,绑成一排,如人肉盾牌一样顶在前面。警方从直升机上往下一看,满地是身着狩衣的阴阳师尸体,顿时毛骨悚然。

这种阴阳道之间杀来杀去的纷争,当地警视厅知道自己做不了主,要是武力羁押的话谁知道这帮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会干出什么事情来。警方只能暂时退避,丢下几句“我们将汇报上级警视厅,由被害者的门派进行交涉”,然后直升机掉头,飞快地下了山。

吴北摔了单人火箭炮,一屁股坐到地上,深情凝视着远去的直升机:“妈的,早这么听话不就好了。”

周晖咳了一声,继续转过头骂于副:

“就你能,就你会装逼,不是想当正常人吗?正常人早被那密宗掌门搞死了好吗?老牛吃嫩草枯树开新花,看你那怂样儿,年薪没有两百万还敢学人谈恋爱。中国三千万剩男就是三千万个你,这年头搬砖的工资都比你高,再给老子逞能下去,总有一天作死你自己……”

于靖忠一边点头称是一边低头摸烟,烟盒浸透了血,甚至连滤嘴上都染了血迹。

不远处颜兰玉想帮忙劝解,挣扎着要下车,身后却响起一个声音:“你怎么样?”

颜兰玉回头只见是楚河,正从另一端上了吉普后座。

他迟疑了下,坐回去笑道:“谢谢您,明王殿下。如果不是您的话……”

楚河打断他:“这种话不用说了。”

他探身拨开颜兰玉的头发,看见他头顶上那道可怕的撞伤已经结了痂——那是之前被凤凰血稀释过的水洗过的缘故。除此之外,他身上到处是撞伤、擦伤,非常严重的是一只手被烧得皮肉黏连,另外肋骨不知道断了几根,这两处都只被周晖做了初步应急处理。

楚河维持这个探身的姿势,一动不动盯着他。

两人在昏暗的车厢里近距离对视,颜兰玉清晰地从楚河眼底看见了自己的倒影,不由微微向后一仰:“这……明王殿下……”

“别动。”

“……”

颜兰玉满心问号,半晌只见楚河眨了眨眼,睫毛微湿。

足足过了三十秒,楚河又眨眨眼,这次眼眶已经风干了。

颜兰玉嘴角微微抽搐:“殿、殿下……”

“没办法,”楚河无奈放开他,扑通坐到车座上:“我就是哭不出来。”

颜兰玉:“………………”

楚河非常遗憾,只得再次咬破无名指,取一滴心头血,滴在颜兰玉的水杯里让他喝。

那水刷然沸腾,立刻散发出浓厚的铁锈味,颜兰玉只得捏着鼻子小口小口的咽下去。很快,随着液体进入胃部,他快要麻木的剧痛的肋骨和手臂都渐渐轻松起来,内脏仿佛被暖流熨烫过一样妥帖,不由自主长长出了口气。

半杯水喝完,他低头一看自己的手,烧焦的皮肤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涸、结痂。

虽然手臂伤痕累累的模样非常丑陋,但比起之前血流不止的样子已经好太多了。

“真……真神奇……”

楚河说:“对全无法力的人起效比较快,因为没有自身抗体的干扰。”

这句话尾音刚落,车厢骤然陷入了静寂。

颜兰玉长长的眼睫低垂,定定地盯着水杯。

袅袅白雾中他的身影清瘦而疲惫,眼神朦胧不清,仿佛连俊秀的脸颊线条都融进了昏暗里。

“我试图保住你的五芒星,但从地狱回来的时候它就熄灭了。但我想它应该保护了你的魂魄,不然像你这么衰弱的灵魂进入地狱时,有很大的可能性会直接魂飞魄散。”

楚河伸手从裤袋里摸出一条红绳,递给颜兰玉:“不过镜心还在,我不知道还有没有用,总之先帮你拿了回来。”

颜兰玉的目光有些涣散,半晌才动了动,慢慢抬手接过那块八咫镜碎片。

“……我刚才就察觉到了……”他轻声说,“只是一时不敢确定,太突然了……”

楚河看着他,目光中浮现出一种微微的怜悯。

颜兰玉把玩着那只碎片,白皙的指尖在尖角上轻轻摩挲。楚河曾经见过这块镜片从周晖、张顺、于靖忠等等人手里经过,然而从不像现在这样,觉得它与其相接触的手是如此匹配。

密宗门费尽心机,挑中颜兰玉炼成阴阳双面魂,想必是有必须要选择他的理由的。

“本来我就是个普通人,学这些东西不过是为自保,没想到现在突然没了,还挺不习惯的。”颜兰玉顿了顿,苍白脸颊上短暂地笑了一下:“不过没关系……反正密宗门灭了,需不需要自保也……无所谓了。”

他低头戴上红绳,手指因为烧伤的缘故,动作看起来有点笨拙。

“……一开始总会不习惯的。”

楚河沉默片刻,又道:“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你就会习惯正常人的生活。你会更平和,更踏实,更自由……束缚你两辈子的枷锁消失了,从此以后,你可以拥有完全属于自己的人生,像正常人一样上学、上班、恋爱,享受家庭……”

颜兰玉怔忪片刻,“但……人总要管点用才行吧,不然岂不是就变成累赘了……”

不远处,周晖终于暂时偃旗息鼓了。于靖忠顺手把烟灰弹了他一裤腿,在周晖的怒骂声中施施然起身,向这边走来。

“总有人不是因为你管用才愿意让你陪伴在身边的。”楚河微笑的看着他,眨了眨眼睛:“我也曾经觉得自己是别人的累赘,很担心因此而被抛弃,但这种想法对毫无所求陪伴你的人来说其实是一种亵渎——你的观念被人扭曲太久了,会有人帮你慢慢扳回来的。”

颜兰玉回以疑惑的目光,楚河抬眼望向夜空,目光悠远。

“尽管要花很长时间,但总有那么一天……”

“只是不要像我一样,让别人等太久。”

于靖忠走到车边,向楚河点点头致意,然后转向颜兰玉:“你怎么样了?”

颜兰玉怔怔地看着他,目光从他沾着血的杂乱的眉毛,滑过硝烟未尽的脸颊,以及因为血和泥土而显得狼狈凌乱的迷彩服。尽管天寒地冻,但这么近的距离,连他身上的热气和汗意都透过布料传来,给人一种奇异又深沉的安全感。

“怎么?”于靖忠挑眉问。

“……我的……法力没有了。”颜兰玉沙哑道,“阴阳力保护魂魄,在魂魄返体之前就烧尽了……”

于靖忠愣了愣,大概完全没想到,但紧接着下意识问:“所以呢?”

“……”

“你都伤成这样了,阴阳力肯定没了啊。怎么你还想上前线不成?”

“……”颜兰玉眨了眨眼睛,于靖忠莫名其妙看着他,半晌一伸手,把他从车厢里猛地抱起来:“别在那乱想!走,大使馆派直升机来接我们了,赶快回北京吃处分去。”

颜兰玉被抱着大步向前,突然挣扎起来:“不……等等!先等一下!”

他勉强滑下地,因为脚踝崴伤的原因趔趄数步,幸亏撞到正往吉普车里走去的周晖,就顺手扶了一把。只听颜兰玉轻声而急促地问:“这就要走了?能不能等我一下?”

“你干啥啊三闺女?”

“我想去一个地方,伊势山下有一块空地……”颜兰玉看着于靖忠,夜色中不知道为什么他眼圈微微有点泛红:“我很快,很快就回来。”

半个小时后,伊势山下。

说是很快,其实走过来很费功夫。山体已经塌陷了,坑坑洼洼的山路非常暗,于靖忠打起狼眼手电,才看见路面已经被横七竖八的枯树断枝盖满。

山径一路往下,最底部有一块被木栏杆圈起来的空地,隐约可见竖立着一座座石碑,但大多数已经在震动中被砸烂了。

周晖轻轻道:“……啧。”

他的声音很低,只有楚河听见了,回头悄悄对他做了个“嘘”的手势。

于靖忠背着颜兰玉一路走去,周晖和楚河紧随其后。只见空地上的木栏已经完全朽掉了,一推就往下掉渣,于靖忠干脆一脚踹倒,走近前一看,赫然是一片墓园!

那林立的石碑都是墓碑,上面用日文潦草刻了名字和忌辰。有些棺木已经被震出了一个角,露出腐朽发黑的木材。

“还在里面,”颜兰玉小声说。

于靖忠恍惚明白了点什么,但没说出来,只拍拍他的手,向墓园更深处走去。

这块空地不大,跨过几座陈年老坟,前方出现了一座相对来说不那么破旧的墓碑。一座薄板棺材从地里震脱出来一半,板材边缘开裂朽坏,白石碑身已经被震得龟裂,但手电光映出上面刻的字迹还非常清晰。

坟墓的主人叫颜荆。

颜兰玉挣扎下地,踉跄走上前,呆呆地看着墓碑。

黑夜犹如长河,永无尽头。风吹过墓园腐朽的棺木,带着古老的怨恨和哀泣,奔向远方月光下广袤的雪原。

颜兰玉跪倒在地,捧起土洒在棺木上。他大概是想重新把棺材埋进土里,但被震出的面积太大了,冻土又非常硬,根本无法掩埋这座冰冷的薄棺。

于靖忠缓缓跪下身,按住了他颤抖的手。

“不要……”他哽咽道,“不要这样……”

颜兰玉呆呆看着他,眼瞳深处有种深深的、彻骨的迷茫,仿佛置身于一片冰天雪地中,四处都是寒风大雪,完全迷失了方向。

“等我回北京后……”于靖忠喉结剧烈滑动了一下,声音听起来仿佛喉管里哽着什么酸涩的硬块:“等我回北京后,就派人来,把这座棺木运回国……运回国去安葬……”

“我们可以把他葬在家乡,埋在他出生的,最后都没能回去的地方……”

颜兰玉的眼底涌出泪水,顺着他白纸一样冰凉的脸颊,一滴滴落在地上。

于靖忠用力把他搀扶起来,望着月光下那座苍冷残破的石碑,深深鞠了一躬。再起身时他仰起头,感觉到火热的液体从眼窝倒流进鼻腔,那是他此生从未感受到的,极度酸涩和辛辣的滋味。

“谢谢……”颜兰玉轻轻地说。

于靖忠紧紧抱住他,像是从此再也不分开一样用力,甚至连彼此的心跳都透过胸腔,在一同起伏。

不远处周晖揉揉鼻子,装作漫不经心地向周围看看,突然问:“你埋我的时候会哭吗?”

楚河冷冷道:“不会。”

“……喂!”

“你快死了的时候自己挖坑,顺便帮我也挖一个。到时候叫摩诃来填土,迦楼罗念经跳大神,差不多就行了,别矫情。”

周晖眨巴着眼睛看楚河,后者却目视前方,俊秀的侧脸在月光下一点表情也没有。

“……”半晌周晖才问:“你真的要这么做吗?”

“是的。”

“不,不行。虽然你这么说我很感动,但问题是……”

“这不由你来决定。”楚河打断他道,“甚至不是由我来‘决定’的,而是我一直以来自然而然的想法……你知道死亡后的世界是怎样的吗?”

周晖微微皱起眉。

“我们一直生活在地狱,但地狱并不是旅程的终点。更遥远的国度在神灵都看不到、听不到、感知不到的地方,那里终年是一片静土,永恒的黑暗中没有任何光和声音,孤独的灵魂如浮尘般化作永恒,飘向远方……”

“那是死亡的国度。”

楚河侧过脸,清澈的眼睛望向周晖。

“我很小的时候,曾经想和自以为喜欢的人一起永生,天长地久绝无尽头。然而后来才发现当初有多幼稚和愚蠢,精神上的涅槃重生比上的还要痛苦一万倍。”

“最痛苦的时候我想,来一个人带我走吧,只要是个人就行。甚至有的时候也产生了妥协的念头,但又想到远方可能还有一个真正属于我的人,他在向我的方向赶来,我不能在他抵达之前,就先起身离开……”

“然后看到你的时候,我想这个人终于到了,幸亏我没背叛他。”

“……凤凰……”周晖喃喃道。

“我一开始觉得自己不祥,很怕被你发现,然后你再转身离开。其实当时如果你走的话我也不会上去追,因为真的是太恐惧了。”楚河顿了顿,带一点微微的自嘲笑道:“但是后来,我觉得你可能会喜欢雪山神女的时候,突然那种怒火就压过了恐惧。我甚至都不记得是以什么心情跟降三世明王和雪山神女悍然开战的,只觉得无比的愤怒。直到后来被你带回不周山我才醒悟过来,啊,原来我竟然发脾气了,原来人在真正满怀爱意的时候,是会做出歇斯底里、毫无理智、又不自量力的事情来的。”

“那不是不自量力……”周晖嘶哑地否认。

“当时这么觉得呀。”楚河笑了起来:“我的感知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扭曲的,患得患失,如履薄冰,自我压抑又嫌恶。我很回避去承认自己的爱意,因为那真的……太脆弱了,就像亲手把能刺死自己的刀抵到了你手上,如鱼上砧板,从此引颈就戮。”

“我从没体会过那种可怕的感觉。当年对释迦的盲目眷恋和依赖,明明那么危险,甚至随时有性命之虞,却从没让我有这种发现了自己死穴一般软弱、又无能为力、又充满甜蜜而不愿自拔的绝望感。”

周晖久久地看着楚河,终于问:“……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不记得了,”楚河想了一会,说:“应该是我第一次被释迦侵入六识,差点害死你,醒来后你全身是血的对我说‘没关系’的时候吧。”

他抬手在周晖胸腹间轻轻按了按,仔细摩挲片刻。

那正是当初周晖被凤凰攻击受重伤的地方,然而很多年前就痊愈了,连一点伤痕都没有留下。

“那句话是真的,”他微微笑道:“爱上一个人,就如同满身都变作了软肋,一触即死;又像是突然披上了战甲,从此所向无敌。”

周晖握住他的手,两人掌心紧紧相贴。

“但你是凤凰,你其实可以永远不老不死的活下去……”

楚河却摇了摇头。

“那里又黑又冷,”他说,“我想跟你一起去那个世界,为你我可以永远所向无敌。”

一轮明月渐渐西沉。

远处万里雪原,寒风呼啸,冰川之巅巍峨神殿。孤独的小凤凰终于抬起布满泪痕的脸,从虚空中微笑逝去。

更远一些的地方,地狱铁轮山万里绵延;孔雀明王站在血海悬崖上抬起头,大鹏鸟正张开金光恢弘的翅膀,从天穹翱翔而下。

地狱不周山,魔眼散发出的淡红雾气漫山遍野。

山顶上有一座小木屋,庭院草地石径,栅栏歪歪斜斜。

台阶边凤凰明王亲手种下的那一丛修罗花,终于在地狱亘古不变的风中,缓缓地摇曳盛放。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完】

感谢一路陪我写完本文的你们。

感谢订阅和霸王票,感谢留评和画图、发长评、写同人的大人们。

名字太多无法一一列举,id已被窥屏的作者记在心里。

感激收藏作者专栏,谢谢,请点击下面链接看新文~

都市现耽狗血酸爽小白文,强取豪夺虐恋情深豪门恩怨相爱相杀俗套he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